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当代纪实 > 正文

追溯戴高乐承认新中国政权始末

作者:佚名    据《台港澳报刊参阅》    日期:2014-04-14 17:02:25

    20世纪60年代,随着新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日增,法国戴高乐政府决定抛弃败逃台湾的蒋介石集团,与新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964127,中、法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决定建立外交关系o法国是第一个同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也让美国封锁、扼杀新中国的政策彻底破产了。

    中国的未来不可忽视

    196418,在年度第一次政府部长会议上,戴高乐将军询问了政府成员对法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计划的看法,这一出其不意的问题令与会成员大吃一惊。“中国是一件大事。”戴高乐解释道,“她就在那里,无视她的存在是不现实的。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她的未来应当同她的实力相对应。我们不知道她会用多长时间来发展,能够确定的是,总有一天中国会成为政治、经济甚至军事上的巨大事实,这是法国必须考虑到的现实情况……”

    几天后,戴高乐对阿兰·佩雷菲特说:“我们要翻过殖民地这一页了,我指的是在中国的租界,就像对法属印度支那一样。这意味着法国将以朋友的身份回来,对中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不排除中国会在下个世纪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就像她以前数个世纪所保持的那样。

    需要指出的是,后来成为法国总统的两位与会者的态度:当时的法国总理乔治·蓬皮杜并不支持与中国建交;吉斯卡尔·德斯坦虽未表态,但给他的朋友、同样出席会议的雷蒙·马赛兰写了条子,建议他提问关于这一做法会给北约组织带来的后果。

    1964127中午,巴黎和北京同时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公报:“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过协议共同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为此,他们商定将在三个月内派出大使。”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轰动,公报虽然简洁,决定却是异常果敢的,世界由此分成了两个不可调和的阵营。

    法国以朋友的身份尊重其他民族的独立

    戴高乐预见到了这一点,事实上他想表达的是与“一直存在的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他认为,“中国首先是中国,然后才是共产党的”,它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继承者,并拥有几亿人口,占据了广袤的土地,具有不可估量的发展潜力。对法国政府首脑来说,必须从现实出发,采取务实的态度。怎么可能忽视这个统治着世界上四分之一人口的政权,却像美国一样只把退居台湾岛的“政府”看作唯一的中国呢?对法国总统来说,仅因为美国不喜欢它的制度就拒绝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是不正常的。

    戴高乐认为,法国应当承认“世界的现状”,应该获得承认的不是一个政权,也不是共产主义,而是一个已经存在了14年的国家。他表示,“好与坏不是我们的事情”。两周后他又对阿兰·佩雷菲特说,与中国建立起外交关系后,“我们将翻过殖民地的一页,即有关在中国的租界和法属印度支那的。这意味着法国将以朋友的身份回来,尊重其他民族的独立”。

    其实早在1958年重获政权之前,戴高乐就已经有意与新中国建立关系了。他曾在一封很长的亲笔信里感谢前总理埃德加·富尔把自己的书《蛇与龟》寄给了他。戴高乐将军表示,这本书里重新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想法很有意思。该书是埃德加·富尔在结束了一趟赴华私人旅行之后写成的,他在中国见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他主张法国和中国重新建立起外交关系。他说,“我认为大多数大国都彻底忽视这片大陆是绝对荒谬的”。

    中法建交改变了东西方格局

    1962年之前法国的注意力一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上,而中国当时支持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阵线。19623月,在签署了《埃维昂协议》之后,事态终于向前发展了。法国拒绝加入由美苏签署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做法,终于拉近了中法两国的关系。

    1963年,戴高乐委派埃德加·富尔到中国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富尔于当年1018日携带法国总统的一封亲笔信抵达了中国,这封信名义上写给富尔,但实际上是给中国政府的。这是一封“私人信件”,但它赋予了担任信息传递者角色的收信人与中国领导人商谈重建外交关系事宜的必要权力。埃德加·富尔在北京会见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总理周恩来和外交部长陈毅。一个星期之后,他在上海再次会晤了周、陈二人,并见到了毛泽东。

    196312月,法国外交部欧洲事务负责人、深受外交部长信赖的雅克·德·博马舍被派到伯尔尼会见中国驻瑞士大使李清泉,李起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欧洲大使的作用。双方就三点内容达成一致:

    1.法兰西共和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2.法兰西共和国支持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益,并且不再承认“蒋介石集团”的代表权;3.中法建立外交关系之后,法国将会在“蒋介石集团”撤回其代表与派驻机构后,也召回它在台湾的代表,并关闭相关代表机构。

    19641月初,《费加罗报》刊登了对埃德加·富尔的一个长篇采访,其中富尔表示支持承认中国政权。在19641月期间,法国知会了其合作伙伴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美国、英国、北部非洲、黑非洲、苏联、日本、印度、巴基斯坦等打算承认中国的计划。

    不出所料,这一消息激起了巨大反响。美国震怒,台湾恼恨。美国视戴高乐将军的决定,为丑闻和傲慢无礼的表现。再加上法国在越南问题上采取中立政策,而此时越南局势正在恶化。约翰逊政府视这一决定“危害了西方世界的利益”,并背叛了对日战争和冷战中结成的忠实的同盟关系。

    1964127,法国与中国终于建立了外交关系。中法双边达成协议,法国只承认一个中国,即北京的中国,取代了台北的“中国”。210,法国政府通知台湾当局撤回他们驻法国的代表团。

    法国的做法结束了中国在外交上的孤立局面。法国借这一举动宣示了它对美国的独立,同时中国也表达了脱离苏联影响的意愿。在1958年至1960年初的“大跃进”运动结束后,中国与苏联逐渐爆发了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从1960年起,北京与莫斯科在经济和科技上的联系减弱了。

    中国人对这一外交史的回忆充满了激动和感激之情,因为它改变了东方与西方的关系。在中法建交15年后的1979年,美国才终于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美两国建立了双边关系。

    19657月,在法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不久,时任国务部长兼文化部长的安德烈·马尔罗来到了中国,他是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的首位法国政府成员。马尔罗会晤了中国一系列重要领导人,其中包括国家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周恩来、刘少奇,当然还有毛泽东。与毛的会面是196583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他还访问了延安,这是毛泽东结束长征后重振士气的传奇圣地。马尔罗在他的著作《反回忆录》中描述了这一中国之行,其中以预言的形式写道:“三百年的欧洲能量消散已尽,中国时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