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民国往事 > 正文

蒋介石大赞哪位国军名将可爱

作者:佚名   腾讯历史    日期:2014-05-26 19:37:39
 
\
 由傅作义之行为,不难窥见鼎革之际政治游戏的复杂性。

蒋介石在日记中赞誉傅作义“完备”、“可爱”、“忠勇”

蒋介石日记中留有不少对国军高级将领的评价,且以批评居多。如对抗战中主动请缨守卫南京的唐生智,蒋的评价就很低,曾慨叹其无能之名远播,是日军决定攻击南京的重要原因。①

左右无人可用,是蒋氏日记中常见的感慨。抗战初期压力甚大,蒋曾抱怨“难得谋士诤友为我筹策补过,……如益之尚在,或能免于今日之战祸乎。”②这种“恨世无贤”的心态,终其一生未能消除。故而,内战期间,蒋在日记中赞誉傅作义,说“彼实一完备之将领,可爱”③,就显得很不寻常——“完备”已是极致,“可爱”尤属殊遇。

蒋之所以不吝用“完备”、“可爱”一类字眼赞誉傅作义,既因傅在抗战、内战中表现出色,也与傅长袖善舞,擅长取悦之道有关,令蒋对其生发出“忠勇”④之印象。故1947年11月,蒋破格任命傅作义为“华北剿总司令”,并自信此项任命,“必于戡乱前途能发生优良影响也。”⑤

但令蒋意外的是,随着国共战局天平的变化,“完备”、“可爱”、“忠勇”的傅作义,迅速显露出其“不可爱”的一面,竭力推托、延宕蒋的命令。1948年4月22日,蒋在日记中写道:“对北方将领最有希望之人,而今已失望,实为国家之不幸。军阀之终成为军阀也。”但为笼络住傅,蒋仍不惜将其嫡系中央军交傅指挥,以示信任。1949年1月,当蒋在溪口获悉傅作义交出北平城时,唯有感慨:“余诚不识其人矣。”

1948年11月,傅作义,摄于北平1948年11月,傅作义,摄于北平

1949年政权鼎革之际,傅作义的政治立场极度复杂

“可爱”的傅作义,在1949年所展露出来的政治品格,相当复杂。一方面,傅希望中共能够保留他的部队,并提出“参加联合政府,军队归联合政府指挥”的主张——联合政府本是中共针对国民党一党训政所拟订的政治口号,傅接过这一口号向中共反制,其目的,据毛泽东判断,乃是“有与我分享政权之意”。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也致电中央,认为傅“利用报纸大宣传他之和平保全北平的功绩,并誉之为万众生佛”,目的是“制造政治资本,想在联合政府中仍能插一脚。”⑥

另一方面,业已和平交出北平的傅作义,仍竭力与南京方面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当保留军队、分享政权的期望落空后,傅曾向国民政府国防部长徐永昌表示,将伺机逃离北平,前往绥远收拾残部另作打算。稍后,以正常方式回到绥远后,傅又向徐永昌秘密表示:

“美苏战争看来亦不会远”,“今日绥军‘守’力量不够,‘攻’势更不济 ,‘走’官有二万眷属,毫无安置。尤其大部分士兵为绥远人,一时难于开动。……所以现在必须与共党联合,以求生存”,“以联共求得时间,而以革命求进展,利用合作农场,半年数月间可增至二十万人。明年三、四月间将为中共最痛苦之时期,其最重要因素仍在经济,中共绝不能成功。”⑦

对蒋当年的“可爱”之誉,傅亦有回应:“蒋先生权当认错了人,权当傅某力量投了敌,但最后必要发生一个大报答。蒋先生此时尽可宣传傅某之罪恶,只要蒋先生知道傅作义的心。此事做下去可能为中共杀害,但并未希望蒋先生为之昭雪。盼望好友之来如此之切,亦并非 要好友为之保证,乃是要一二人知道中华民国胜利因素中仍有傅作义一员。傅作义必有轰轰烈烈之功绩以报国家,以报蒋先生,不然有死而已。”⑧

对傅作义所谓的“寓兵于农”之计划,徐永昌感慨其作风“诚属非常人也”,蒋介石则大摇其首,认为“很难成功,一定画虎不成”。此后,傅确实向中共方面提出愿意在绥远“修水利搞合作农场”,毛泽东则顺势以水利部长之职,将其滞留在了北京。

此外,据时任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主任的师哲回忆:“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让傅作义担任了水利部部长。约一年后的一天,他找到毛泽东,给毛泽东说,他还有多少电台,多少枝枪,存在什么地方。”毛泽东的回应是:“你留着用吧。”⑨另据台湾学者郭岱君于蒋介石日记中发现,1963年时,傅作义与蒋介石之间仍有秘密往来。由此不难窥见,鼎革之际政治游戏的复杂性。

1948年末,蒋介石与傅作义于北平合影1948年末,蒋介石与傅作义于北平合影

注释:

①(台)国史馆:《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41》,1938年1月31日。②同上,1938年1月31日。“益之”,指朱培德,曾任江西省主席、参谋总长,抗战前夕去世。③蒋介石日记,1947年5月16日。④同上,1947年10月31日,“本月反省录”。⑤同上,1947年11月19日,“上星期反省录”。⑥ 邓野:《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历史研究》2005年第5期。⑦⑧《徐永昌日记》,1949年9月19日。转引自邓野《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⑨师哲:《我的一生——师哲自述》,人民出版社2001,P268。转引自邓野《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