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改革回眸 >聚焦内幕 > 正文

瑞士废除银行保密制的真相

作者:bskjadmin   本网综合整理    日期:2014-06-06 09:37:03
    瑞士政治、经济一直保持稳定,加之瑞士法郎币值稳定且有40%的黄金支持,是响当当的“硬通货”,这吸引了世界各国富人到瑞士银行开设账户。但更重要的是,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让人们觉得把财产放到瑞士银行更安全,不管这种财产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201456,瑞士与46个国家签署《税务事项信息自动交换宣言》,承诺执行银行问信息自动交换全球新标准,以打击逃税和税务欺诈,这意味着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实际终结,正如瑞士《商报》57对此报道所用的题目“避税天堂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1.瑞士银行保密制度有些什么内容?

1713年,瑞士日内瓦市议会通过法律,要求银行必须登记、保存客户信息,但不得把客户信息泄露给第三方。这是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法律渊源,但当时的这个银行保密法属于民法,只规定银行因泄露客户信息给客户造成损失的,客户可以对泄密银行提起民事诉讼,但检察官无法对其提起刑事诉讼。

瑞士具有刑法效力的《联邦银行和储蓄银行法案》(简称《1934年银行法》)1934118日开始生效的,该法第47条规定银行不得将客户信息泄露给第三方,如违反该项法律,责任人要面临6个月到5年的监禁和5万瑞士法郎的罚款,而且银行保密法对银行职员终身有效,即使银行职员离职、退休或被解雇也要追究其责任。

瑞士银行保密法只在瑞士领土有效,对瑞士银行在世界各地开设的分支机构,则必需遵守所驻国家的法律。

虽然在瑞士银行保密制度下可以针对某些案件提供客户账户信息,但前提是其银行客户必须是明确的法律诉讼主体,如果不是涉案当事人或有可靠的犯罪事实,银行照样不提供账户信息,这就给政府(包括外国政府)打击洗钱、盗窃、贩毒、走私、欺诈、恐怖活动、官员腐败等犯罪行为设置了障碍。假如贪官把钱存入瑞士银行,在检察机关没有掌握该贪官贪污受贿证据的情况下,就无法获得该贪官在瑞士银行的账户信息,尽管该贪官把腐败所得的数亿美元资产存入瑞士银行。因此,瑞士银行保密制度从建立那天起就广遭诟病,瑞士银行也由此被称为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2.保密只是针对第三方,客户不能匿名存款

不少人误解了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认为客户可以匿名存款。

其实,银行保密是保护客户的账户信息不泄漏给第三方,但还必需凭真实身份证件存款。对外国人来说,存款人必须在18岁以上并且持个人护照开设账户,可以存任何货币,但大多为瑞士法郎、美元、欧元和英镑。存款时还要保证这笔钱来源合法。所以,在瑞士银行开设账户需要很多证明文件,并非可以匿名存款。

瑞士银行家协会国际联系部主任詹姆士·纳森对此解释说:“瑞士银行强调和坚守的独特做法是对客户资料的绝对保密,但这并不代表瑞士银行不需知道客户的个人资料,相反,每一名开设户头的客户都必需提交个人详细资料,但这些资料仅限于银行知晓,银行不得把客户的个人资料外泄。”

瑞士银行虽然可以用账号代码开设账户,但也需要查验身份证明和资金来源证明,而且开设这种账户至少存入10万美元,每年至少要向银行支付300美元的保管费。

瑞士银行的“保密”也不是铁板一块,在以下四种情况下,银行可交出客户信息:民事诉讼,债务清偿和破产,刑事诉讼,国际犯罪司法互助协议要求。

瑞士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签字国,该公约有“资产追回”的规定,签字国有义务把外国腐败官员隐匿的资产返还给当事国,将这些资产用于国家发展项目投资,瑞士银行已将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存在那里的5亿美元还给菲律宾政府,把尼日利亚前总统阿巴查存在那里的6亿多美元返还给尼日利亚政府。

3.瑞士银行二战中扮演的角色褒贬参半

当时,纳粹德国想调查瑞士银行里犹太人和德国认为是“敌对国”的财产,银行保密法未能让纳粹德国的企图得逞。德国便称瑞士银行保密法侵犯了德国的“国家利益”,随后,德国宣布其公民如果在瑞士银行开设账户将按“通敌罪”判处死刑。这更让瑞士坚信银行保密制度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泄露了一个德国人的账户信息,就意味着处死了这个德国人。

所以说,二战期间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具有正义的一面,保护了不少犹太人的资产,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但是,由于瑞士奉行中立政策,二战期间的瑞士不偏袒交战国的任何一方,为此,瑞士银行也为纳粹德国管理了大量战争经费,帮助德国把掠夺犹太人和其他受害者的资产洗白。

根据斯图尔特·爱泽斯泰特(历任美国驻欧盟大使、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提交的一个研究报告,在19391月到1945630日期间,德国向设在柏林的瑞士国家银行转移了价值4亿美元(约合现在的39亿美元)的黄金,这些黄金被认为是从犹太人那里掠夺来的黄金饰品,在瑞士银行熔化后铸成金锭,用于战争经费。美国参议院银行业务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也称“瑞士银行成为纳粹德国的银行”。

二战爆发时,在欧洲的犹太人大多把一生的积蓄存入瑞士银行,由于其中很多人遭纳粹屠杀,这些受害者存在瑞士银行的资产就被银行私吞了。瑞士银行的前保安人员克里斯托夫·美里揭露说,瑞士银行销毁了遭纳粹屠杀客户的资料,使他们的继承人无法继承存在银行里的这些资产。

根据1946年盟国与瑞士达成的《华盛顿协议》,瑞士同意向处置纳粹盗窃黄金的“三边黄金委员会”(由英国、美国和法国组成)交出价值25亿瑞士法郎的黄金,用于补偿遭到纳粹掠夺的人及他们的继承人。

1995年成立的世界犹太人大会向瑞士银行追索二战期间犹太人存在瑞士银行的资产,但由于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这项工作异常艰难,对那些犹太后裔来说,他们根本无法知道自己的先辈是否在瑞士银行存有资产,存有多少资产。而瑞士银行称,在瑞士银行存放的无人认领的资产只有3200万美元(1995),而犹太人大会则认为至少有18亿美元,并要求瑞士银行交出180亿美元(加利息和投资收益)

20001120,美国地区法官爱德华·R·客满宣布世界犹太人大会诉瑞士银行案的裁决结果:瑞士银行向犹太人大会支付125亿美元,到200910月,已从这笔款项中向受害者或受害者后裔支付了49亿美元

4.瑞士银行业现状

根据瑞士联邦法律,瑞士银行业由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负责监管。

根据瑞士银行家协会的报告,2012年,瑞士金融行业总增加值(一年的毛收入)620亿瑞士法郎,其中银行业为340亿瑞士法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保险业为280亿瑞士法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瑞士银行业的雇员共有183190名,占全国就业人口的39%。瑞士有各类银行297家,银行总资产为27780亿瑞士法郎。这297家银行在国内设有3294:家分行,5775台自动提款机,在国外设有263家分行。

瑞士现有银行包括大型银行两家,总资产13650亿瑞士法郎;州银行24家,总资产4820亿瑞士法郎;外国银行13l家,总资产4060亿瑞士法郎;合作银行1家,资产1650亿瑞士法郎;资产管理银行47家,总资产1250亿瑞士法郎;地区储蓄银行66家,总资产1040亿瑞士法郎;私人银行13家,总资产620亿瑞士法郎;其他类型银行13家,总资产690亿瑞士法郎。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瑞士的私人银行是银行业的“私人会所”,要想成为私人银行的客户,一般要经过私人银行的邀请或老客户的介绍,要求客户账户上的流动资产在100万美元以上,专门为富人提供理财服务,包括资产保管、投资、税务安排等。

2012年底,瑞士海外直接投资累积额为10405亿瑞士法郎,占GDP181%,其中银行业为784亿瑞士法郎,占75%。其中,三家瑞士银行跻身世界管理资产最多的十大银行行列。

5.美国一亿美元重奖举报人,撬开了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

瑞士联合银行雇员布莱德雷·博肯菲尔德2007年向美国举报该银行帮助美国公民逃税,指导美国公民用现金购置珠宝和艺术品存入该银行,使200亿美元的收入免交个人所得税。这导致美国对瑞士联合银行展开税收欺诈调查。博肯菲尔德1988年进入银行业,先后在瑞士信贷集团、巴莱克银行和瑞士联合银行工作。

这次举报让美国从瑞士联合银行4000多个美国公民账户那里追缴了4亿美元的税款。2012911日,国税局拿出104亿美元奖励布莱德雷博肯菲尔德,占涉税金额的26%,这是迄今美国奖励给逃税举报人的最大一笔奖金。针对这笔巨额奖金,来自爱荷华州的联邦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认为,104亿美元的奖金显然是政府拿出的一笔巨额财富,但是,它可以激励更多的人举报,为政府挽回了数十亿美元的税收损失。

美国对其公民(包括绿卡持有者)在全世界的收入和资产征税,假如一中国人移民到美国或取得美国绿卡,则他以及妻子和子女在中国取得的所有收入和资产(包括房产、银行账户和珠宝等)都要向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报税,依照美国税法纳税。美国对逃税举报人给予涉税金额15%~30%的奖励,并对举报人保密。举报统一用“21l表”填写。

本次举报震慑了把钱存入外国银行逃税的美国公民,33000多个在外国银行开设账户的美国公民主动到美国国税局投案自首,补交了50多亿美元的税款和罚款。

瑞士联合银行最终向美国交出了4000多个美国公民账户信息,并交了78亿美元的罚款。瑞士联合银行的全球财富管理首席执行官拉乌尔·韦伊20131019日在意大利被捕后引渡给美国。20131216,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联邦地方法院审理了韦伊税收诈骗案,在韦伊交了1050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被允许在新泽西州的朋友家候审直到201417日。

这是美国发起的对瑞士银行的第一宗起诉,它撬开了具有300年历史的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瑞士在2009年修改银行保密法,协助各国调查逃税案件。美国要求11家瑞士银行交出所有美国公民的账户信息,到20121月份,有更多的瑞士银行向美国提交了美国公民账户信息。

2012年初,美国还起诉世界上排名第13位的最古老的银行瑞士韦格林银行帮美国人逃税,韦格林银行认罪,承认在过去十年里替100多位美国人隐瞒超过12亿美元的资产,其中有一部分是2008年瑞士联合银行被美国起诉后转户过来的。韦格林银行被判罚5780万美元,并于2013年倒闭。

6.银行保密制度成“过街老鼠”

博肯菲尔德的举报揭开了瑞士银行在保密制度掩护下的一些非法行为,使瑞士银行保密制度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质疑。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的报告,瑞士银行存放了21万亿美元的离岸资产,占世界离岸资产的27%。欧盟很快把打击逃税列为主要议题,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也紧跟其后,逼迫瑞士尽快放弃银行保密制度。

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银行家的形象大损,在公众眼里,银行家就是贪婪的吸血鬼,一次又一次地把世界经济拉入泥潭。在这种背景下,要求瑞士放弃银行保密制度也就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美国是通过法律制裁强迫瑞士银行无条件交出美国公民账户信息,但英国和德国则通过双方协议的方式。这两个国家与瑞士的协议规定,本国公民在瑞士开设银行账户,银行必须一次性付清税款,然后每年代储户照章纳税,这和企业代替政府向职工征缴工薪税一样。如果银行履行了替储户原籍国政府代缴税的义务,可以不提供账户信息。英国预计可以通过这种税收协议,每年增加70亿英镑的税收。

这种双边妥协的政策,被认为是瑞士银行的胜利。欧盟认为,英国和德国与瑞士达成的在不公开账户信息前提下的代缴税义务,不会实现税收公正,因为既然隐匿账户信息,必然有逃税行为,这违背了欧盟的相关法规,会被欧洲法院追究。于是,欧盟发起了与瑞士的集体谈判,目标是各国实现银行问信息自动交换,这将彻底摧毁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瑞士这个最大的逃税天堂一旦被攻克,诸如卢森堡和奥地利这样的不太著名的逃税天堂也很快被瓦解。

由于瑞士的法律把逃税分为“漏税”和“税收欺诈”两种,而前者在瑞士不属于刑事犯罪,而属于因个人疏忽造成的遗漏申报应税收入,所以,瑞士法律只对故意“税收欺诈”采取法律行动。但在经合组织和20国集团的压力下,瑞士政府在20093月决定对外国银行客户取消这种区分,采用国际标准,即不管是“漏税”还是“税收欺诈”,都属于犯罪行为,统一为“逃税”。

其实,欧盟早就对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不满,因为欧盟成员国的公民会把收入存入瑞士银行,逃避本国税务部门的监控,以达到逃税的目的。瑞士也不想给国际社会阻碍打击跨国逃税的不良印象,积极与银行界协商,争取早日修改银行法,废除保密制度。

7.打击腐败关键还是靠各国政府的决心

由于这几年一些国家对瑞士银行采取了法律行动,逼迫瑞士银行交出账户信息,使一些希望隐匿财产的人认为把钱存瑞士银行也不可靠,便把资产从瑞士银行转移到其他逃税天堂,如开曼群岛、摩纳哥和一些亚洲国家。

    在世界反腐大气候下,瑞士银行藏污纳垢成了众矢之的,靠替客户隐藏不义之财毕竟要承担法律、政治和道德风险。瑞士放弃银行保密制度虽然会暂时失去一些客户,但这会让瑞士银行建立与各国政府良好的互动关系,减少市场摩擦,有利于瑞士银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也不断推出世界反腐法规性文件和强有力的措施,除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外,还推出了被盗财产追索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促进和规范世界各国公务员财产公示制度,追回被贪官转移到外国的资产。

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主任安东尼奥·马里亚·科斯塔认为,腐败侵犯了我们所有的人,与腐败作斗争是我们共同的责任。银行放弃保密制度是对联合国反腐计划的积极回应,它增加了腐败官员隐匿财产和贪腐证据的难度,即使隐匿了财产也更容易地被追回,这无疑会有效地遏制腐败分子的嚣张气焰,减少人民财产损失。科斯塔说:“必须返还被窃取并非法转移出境的资产,这是一条新的基本原则。在追回资产方面,各国开展合作有了更大的空间,隐匿资产的方法和场所会越来越少,被隐匿的资产将更有可能返还。”

但是,即使世界所有国家都放弃银行保密制度,可查不查贪官、查的力度大小还是由各国政府决定。其实,世界银行早就建立了各国官员财产公示数据库,各国都可以向其提出协助反腐请求,可世界银行金融市场透明局局长吉恩·佩斯姆称,他们从未收到过某大国政府提出的协助反腐请求。

可见,我们不能对瑞士银行放弃保密制度对反腐的成效抱太大的希望,这只是个外因,打击腐败关键还是靠本国政府的决心这个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