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家庭 >老夫老妻 > 正文

藏在门后的邻居

作者:陆瑶       日期:2013-01-10 20:43:18
    去年冬天,我的楼下,二楼,搬来了新邻居。住在楼里的人,大多是房门紧闭,而这家人很奇怪,房门总是虚掩着。
    有一次,我走过二楼时,那扇虚掩的门突然敞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探出半个身子,向外张望着什么。我虽然被吓一跳,但心想这不过是凑巧的事,并没放心上。
    一个阴天的午后,楼道里更显昏暗。当我经过二楼时,那家的门又一次突然打开。屋内开着灯,因为背光站着,老人满头的白发更显凌乱,他竟然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枯瘦的手、探询的目光、空洞而无声嚅动的嘴巴……一丝异样的恐怖向我袭来,我不由得加快脚步,飞速地逃离了。
    从那之后,我总是无端感到楼里的气氛很怪异。终于,有一天,这个单元里的几位邻居来到我家,向我说出了同样的困惑。
    他们希望大家一起上门,提醒那家人,不要在有人经过时突然开门,尤其是早晚的时候,经常吓到女人和孩子们。还有,他们家经常有敲击地板、墙壁的声音,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很闹人的。
    出于好奇,我和他们一起去了。二楼的主人是一对老年夫妇,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来访既惊喜,又惶恐不安。
    老人故居东北,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一个留在了石家庄市,一个在成都结婚生子。后来,老人年纪大了,更兼老太太中风,腿脚不便,只好卖掉老家的房子,投奔两个儿子。
    在北方生活惯了的老人,实在无法适应四川的环境,只好留在石市。时间久了,儿媳有意见,提出另买一套房子,搬出去,于是留下老人独住在我们这个单元里。按约定是两个儿子轮流出资抚养父母,每人各负责半年,雇人照顾。但轮到二儿子的时候,因远在成都,监管无力,所雇保姆经常断档,两位老人连出门遛弯都成了奢望。
    “唉,说起来丢人啊,老头子爱热闹,我这腿不利索,让他整日在屋里陪着我,就像坐牢一样啊!”老太太絮絮地诉说着,“你看,没事就站在门后,听到有人经过,就想和人说话,又不认识,怪不好意思的。”
    敲击地板的声音,其实是老太太拄着拐杖在室内溜达;敲击墙壁、床板,是因为老头有时太累了,会犯困打盹,行动不便的老太太在唤醒老伴。至于吵到了邻居,老人一直感到过意不去。
    看着颤巍巍的两位老人,心里突然觉得不安,好像道歉的应该是我们。
    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回老家照顾生病的父亲。等我回来,发现那家正在办丧事。晚上,有人敲门,是老人的两个儿子。老太太走了,“向这个单元的邻居道歉”,是老太太的临终遗言。
    现在,我走过二楼时,那家的房门总是紧闭的。我却真的希望,那扇门会再次无声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