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知古鉴今 > 正文

人到无求品自高——林则徐反腐倡廉故事

作者:陈淀国   文史纵横    日期:2012-12-25 11:03:41
    在一次次民意调查中,“官场腐败”始终是广大群众最为深恶痛绝的社会现象之一。近年来,随着党和政府不断作出决策、部署,加大反腐、反贪斗争力度,采取果断措施,重拳出击,不管什么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使一批批贪官污吏纷纷落马,一扫台上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的形象,现出鄙劣污浊的原形。其中不乏“省部级”甚至更高职务的“大官”,诸如胡长清、成克杰、马向东、王怀忠等,受到应有制裁,沦为阶下囚,甚至被送上“断头台”。纵观这一宗宗触目惊心的大案、要案,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手中掌握着人、财、物方方面面的大权,却不为民所用。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和规律,那就是他身边的人,也削尖脑袋、千方百计地在这“高权”大树底下,“狐假虎威”,捞取私利,中饱私囊,发家致富,这里边有妻子,有儿女,有部下……在他们犯下罪行的时候,也把“首长”一步步推向可怕的深渊。
    翻阅我国几千年的历史,“贪”与“廉”,始终是人们对各级官员评价的重要标准。诸如世代传颂的包拯、海瑞、于成龙等“青天大老爷”,一直是平民百姓心目中最为敬仰、最为尊崇的光辉楷模。在这中间,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民族英雄,他在抗英销烟的尖锐斗争中,大义凛然,刚正不阿,为中国近代史写下了光辉不朽的爱国篇章。他,就是林则徐。其实,他更是一位清慎奉公,廉洁自律,身居陋室,不贪不沾的“大清官”,特别是在对待教育自己“身边人”的问题上,更是表现出一位政治家的远见卓识,高风亮节。
    林则徐,福建闽侯人,出身贫寒,父亲是个穷秀才,靠做私塾的微薄收入支撑一家12口人的生计,林则徐很小就养成了俭朴的生活作风,深深体察到广大下层平民的饥寒。求学期间,刻苦用功,中了举人后,曾几次外出谋生,当过衙门文书,像父亲一样当过私塾先生。28岁考中进士,跨进官场,在浙、江、陕、鄂、豫等地做过地方小官,对社会、对民情有了广泛接触和了解,直到55岁出任湖广总督后,开始了人生最耀眼的岁月。在这漫长的官场生涯中,他一时一刻都不曾忘记“谦洁”,不曾忘记“清政”。最初在山东济宁当“运河河道总督”时,便立下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7个道劲有力的大字:“人到无求品自高”。后任江苏廉访使时,在官署大厅最显眼的地方,他挂出一副自己亲书的条幅:“愿闻己过,求通民情。”
    清道光18年(1838年)10月,林则徐面对外国大量倾销鸦片,造成祸国殃民的悲惨局面,不计个人得失,不怕丢掉头上“乌纱”,毅然上奏,慷慨直言:“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道光皇帝意识到“鸦片毒品”带来的严重后果,为了维护封建王朝的统治,采纳了林则徐的意见,并令其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禁鸦片。翌年1月8日,便离京前往。无疑,这在见钱眼开的“贪官”们的眼中,是一块求之不得的“肥差”,不知会有多少白花花的银子装进私人腰包。也许正是如此,林则徐头脑十分清醒,行前便有了种种思想准备。出发前,便向沿途所有州县驿站发了正式通知,言明奉旨去穗禁烟,只带仅有的几名随员,乘坐车、船、轿,一律自己掏钱付费,不得张罗迎接,不得操办酒席,更不得动用燕窝烧烤……还特别强调随身侍从:“不许暗受分毫”。还向各地方官员明示:杜绝送礼行贿的邪风,防止地方官吏、身边人员借迎送之名肆敲诈勒索。有言正先,言出法随,违者定要严办。所有这些,在他出京第一站,河北良乡县所发出的《奉旨前往广东查办海口事件传牌》写得一清二楚:
    1.轻车简从:此行惟预马一弁,跟丁六名,厨丁小夫共三名,俱系随身行走,并无前站、后站之人。
    2.旅费自理:此行所雇夫价、轿价,均自行发给,不许在各驿站索取,该州县亦不必另雇轿夫迎接。
    3.制止铺张:此行所有食宿(旅途中休息饮食处)、公馆,只用家常便饭,不得备整桌酒席,尤不得燕窝烧烤,以节糜费。
    4、警惕随从违法:表示此行严禁随行者利用职便,敲诈勒索以及地方人员私送礼物。凡“随身丁弁人员,不许暗受分毫站规、门包等项,需索者即须扭禀,私送者定行特参。”
    这道官员们罕见的“传牌”,到了广州后,使所有贪官、污吏、鸦片贩子……都胆颤心惊,惶恐万状。就连头号鸦片贩子英国商人在如此地清廉的钦差大臣面前,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手从来没有被贿赂玷污。在中国政治家中,这种情形是闻所未闻的。”
    到了广州后,尽管公务在身,千头万绪忙得不可开交,林则徐还是没有忘记给夫人写封家书,千叮咛,万嘱咐,“做官不易,做大官更不易,我是奉命唯谨,毕恭毕敬。夫人务嘱二儿须千万谨慎,切勿仰仗乃父的势力,和官府互相往来,更不可干预地方事务。”家书发出后,林则徐面对朝廷的昏暗,官场的腐败,风气的污邪,还是放心不下,提笔又语重心长地给在京翰林院任职的长子写道:“吾儿年方三十,侥幸成务,何德何才,而能居此,唯有一言嘱汝者,服官者应时时作归计,勿贪利禄,恋权位,而一旦归家,则又应时时作用计,勿儿女情长,勿荒弃学业,须磨励自修,以为旦之为。”
    做为毒品的鸦片,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害,比山重,比海深,要彻底禁绝,谈何容易。国内权贵的阻挠,朝臣的牵制,腐朽势力的破坏,更有外国侵略者的大肆威胁、挑衅,实在是困难重重,险情多多。但一心想着民族利益,人民安康的林则徐毅然决然,坚定表示:“死生命也,成败天也,苟利社稷,不敢竭股肱以为门墙辱!”
    3月21日是,缴烟期限已到。外商早已看出,林则徐的这回禁烟,与清政府历次官吏从中受馈、大发国难横财完全不同,既不敢轻举以重金打点,也不能无视相关决定,只好拿出1037箱鸦片,以图蒙混过关。但胸有成竹的林则徐,经过反复调查,心中早已有数,面对英国使馆的抗议,毫不动摇,立刻采取果断措施,对商馆实施戒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英方禀报鸦片总数为20283箱,重达200多万斤,大大超出了原来的数字。同时,将鸦片贩子驱逐出境,商务监督义律也灰溜溜地连同商馆的所有英国人统统离开广州,逃到了澳门。
    1939年6月3日,虎门海滩,成了万人瞩目的地方。下午2点,挺立在礼台上的林则徐,意气风发,豪情满怀,一声令下,打响了震惊世界的销烟之战。连续进行了23天,直到6月25日,多达230多万斤的鸦片,统统化为灰烬。这场斗争,使中国人扬眉吐气,揭开了近百年来反对外国侵略斗争的序幕,也是林则徐光辉一生的生动写照。官场40载,足迹踏遍14省,统兵40万,位列封疆,到头来仍两袖清风。正如晚年他在《自定分析家产书》中所述:“田地家产折价三百银有零”,“况目下均无现银可分!”实在令人可钦、可佩、可仰、可敬!所有这些,正如他故居厅堂悬挂的那幅亲笔所书的格言所示: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