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家庭 >老夫老妻 > 正文

北京"离婚的恩爱夫妻":我俩就像一棵分不开的树(图)

作者:李环宇   据新华网    日期:2013-07-02 09:59:08
 记者追访通州“离婚的恩爱夫妻”

我俩就像一棵分不开的树

\

张亚清在厨房做汤,变着花样调节张桂营的饮食。 张玉军 摄

\

离婚没有改变他们的生活。每天早晨,两人都要坐在窗前聊会天儿。 张玉军 摄

  上周五,北京晚报报道了通州恩爱夫妻张桂营和张亚清的感人故事。也就是在那一天,为了不拖累精心照顾自己5年的妻子张亚清,在张桂营的坚持下,两个相亲相爱的人离了婚。

  真爱动人。虽然张亚清表示,自己要离婚不离家,但是他们的生活还能平静如常吗?带着读者们的关爱,记者再次走进这户农家,听他们讲述离婚前后的生活。

  “和她离婚,不是不爱了,而是因为太爱了,希望她以后的生活不要因为我的拖累而太辛苦。”听着张桂营的平静述说,张亚清难受得直抹眼泪。从法律上说,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但在心里,他永远是她最亲的人。

  恩爱如常邻居看不出变化

  30年深情缘自一见钟情

  从东南五环的化工桥拐上京津第二高速,沿着高速公路行驶近30公里,就会看到高速路北侧的一个宁静村庄,这就是通州永乐店镇德仁务后街村。张桂营和张亚清的家就在这里。院子里种着一棵碗口粗的核桃树,树木郁郁葱葱,上面挂满了翠绿的核桃。在张亚清的眼中,她和老张的爱情就如同这枝繁叶茂的核桃树,虽历经风霜雪雨,但依旧傲然挺立。

  对于张家近期发生的事儿,邻居们并不知情。“两口子十分恩爱,跟以前没有什么差别啊。”

  张桂营和张亚清的爱情始于31年前的那个春天。一次偶遇,腼腆的张桂营鼓足了勇气,和张亚清说了头一句话。一来二去,两个人熟悉了起来,继而谈起恋爱。一年后,两个年轻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很快,女儿也呱呱坠地。

  婚后的生活被柴米油盐这些琐碎的小事情充斥着,让周围邻居们啧啧称赞的是,两口子几乎没有红过脸。在妻子张亚清眼中,这份感情之所以能长久,主要是张桂营的体贴。丈夫的体贴并不是体现在日常的家务上,也不是停留在口头的甜言蜜语,这份体贴是发自心底的包容和尊重。

  结婚后,张桂营拼命工作赚钱,只为了给张亚清和这个小家一份安逸的生活。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家务活儿都落在张亚清的肩上,张桂营很少插手。

  走进张桂营和张亚清的家,你会发现和其他邻居们不同的是,这三间敞亮的房间里见不到一丝灰尘,大部分时间里,张亚清都在忙于打理这个家。有时候看到家具摆放不合理需要挪动一下,张亚清便自己一点点搬。下班回家的张桂营会看到家具位置挪动了,就会心疼地埋怨妻子,“这种力气活儿你怎么一个人弄啊,下次搁着,让我来。”听着丈夫体贴的嗔怪,张亚清心里甜滋滋的。

  1991年,张亚清还在工厂里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加起来只有330元,金首饰对于女工们来说还属于奢侈品。“那时候,黄金是144块钱一克,一条金项链怎么着也得两千元左右。”张亚清看到同事们中有人带了亮闪闪的金项链,一向爱美的她也很想带。于是回到家后,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跟张桂营说自己想要一条金项链。“那时候我家老张每个月的开支也就在四五百元,我想这么贵的东西,要我们俩人三个月的工资,他肯定不会同意。”出乎张亚清的意料,张桂营不仅同意了,还叮嘱张亚清自己挑条好看的。

  刚刚买完项链一个月,张亚清又喜欢上了山地车。“六七百块钱一辆,车身五颜六色的非常好看。”可是上个月刚买完金项链,这个月就又要花钱,张亚清想这回怎么着也得落下些埋怨。可让张亚清感动的是,张桂营依然大手一挥:“既然你喜欢,就买吧。”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爱一个人,是他心里装着你,为你考虑。”张亚清说,村里经常会碰到两口子因为买金首饰、买大件儿物品价格太贵打架的,可她家老张从来不这样。这样的体贴和呵护,让她很知足。

    目前生活靠1300元低保

  妻子从死神手中拉回丈夫

  在张桂营的两根锁骨中间有一道圆形的疤痕,那是5年前车祸发生后,张桂营肺部挫伤,呼吸困难,上了呼吸机留下的印记。那次事故,几乎让张桂营丧命,也花光了两口子攒了20多年的15万元积蓄。幸运的是,张桂营从死神的手中逃脱,但也落下了终身的残疾,而且工作也没有了,夫妻俩的收入完全依靠每个月1300多元的低保金。

  2008年6月28日一早,张亚清接到了丈夫发生车祸的电话。脾挫伤,肾挫伤,肺部气胸,肋骨锁骨骨折并高位截瘫,这样的结果是张亚清不愿意相信的。张桂营在通州263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住了34天。那些日子,张亚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白天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等,晚上躺在走廊的行军床上等,一刻也不敢离开。“最怕医生喊‘张桂营家属’,那就意味着有更坏的消息等着我。重症监护室一般人进不去,我想见他,只能跟医生申请。每隔三四天才能见10分钟。”尽管如此,张亚清还是很珍惜这短暂的时间,因为只有在那个时间,她才能跟丈夫说几句鼓励安慰的话。

  也许是舍不得病房外的妻子,张桂营的伤势逐渐好转。他转进了普通病房。看到张亚清一个人照顾丈夫十分辛苦,医院也特别照顾,给夫妻俩安排了一个单独的病房。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张亚清几乎没有睡过囫囵觉。晚上,她要盯着给张桂营吸痰。“因为肺部挫伤,里面总有痰,不吸出来,一旦堵住气管,人很快就没了。”每天晚上,张亚清要起来二三十回叫护士给张桂营吸痰。除了注意要时时刻刻盯着丈夫喉间的一响一动,张亚清还要留意输液袋里的药液。

  2008年10月2日的那天晚上,张亚清又是一夜未眠,但是她却很兴奋。因为第二天张桂营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可是,肺里总也吸不净的痰液成了她的一块心病。为了回家后能自己给丈夫吸痰,每次护士操作时,张亚清都要站在一旁仔细地观察。那一晚,张亚清独自完成了吸痰操作,而这一套程序连护士都需要训练几年才行。“吸痰用的管子从鼻孔插到气管里,速度要快要轻,插入的深度还得合适,浅了够不到,深了会损伤其他的器官。”张亚清说,插管子必须要一次成功,因为管子是无菌的,插不到位这根管子废了不说,张桂营还得受第二回罪,她心疼。

  也许是这份执着感动了上天,一个月以后,张桂营摆脱了吸痰机,他的肺功能逐步恢复了正常。

  每天为丈夫按摩

  瘫痪5年逐渐好转

  别看张亚清只有110多斤,可是每天她都得抱着体重130斤的丈夫,从床上到轮椅,再由轮椅回到床上,来来回回三趟。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一做就是5年,可是张亚清并不感到枯燥。

  早上5点,张亚清就起床了,随后叫醒张桂营,在给他浑身各个关节按摩一遍之后,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张亚清把丈夫收拾利索后,做好饭。然后抱着张桂营坐在轮椅上吃饭、看新闻节目。

  记得第一次抱张桂营进轮椅,由于脊柱没力量,张亚清刚刚把人放到轮椅上,张桂营便滑了下来,拖得两人都摔在了地上,后来张亚清只能用带子将张桂营绑在轮椅上。每天下午吃完晚饭,要是天气好,张亚清会推着张桂营四处转转。有的时候,她还会骑着电动三轮车拉着张桂营去更远的地方欣赏风景。

  别看瘫痪了5年,可是张桂营的身上闻不出一点儿异味。知道丈夫爱出汗,每天,张亚清都要用温水给丈夫擦拭身体,天热的时候,每天要擦拭十多次。每个月张亚清还要给张桂营理一次发。除此以外,张亚清还会跟着电视里学做一些家常菜,然后做给张桂营吃。每天早午晚,张亚清都要为张桂营进行半个小时的按摩。这份呵护,让张桂营在瘫痪5年的时间里,没得过感冒、没长过褥疮。

  妻子独自住院手术

  丈夫心疼狠心与妻离婚

  这份坚持让张桂营一天天好转,现在他胸部以下没有了知觉的身体,竟然恢复了部分感觉。以前,张桂营的双手只能稍微抬起,现在却可以自由翻转,这一切,都是因为张亚清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丈夫的病情好转了,张亚清自己却在一天天急速衰老。

  前年10月,张亚清的乳房总会有液体溢出,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乳管瘤,“幸亏是良性的。”从办理手续、入院、各项检查以及最后的手术,都是张亚清一个人,因为女儿要顶替妈妈,回家照顾爸爸。看到妻子一个人孤苦伶仃,张桂营产生了跟妻子离婚的想法。

  “爱不是自私,爱一个人就要替她着想,我不能再拖累她了。”有了这个想法后,张桂营和妻子聊天时,总会有意无意地透露着离婚的信息,在他看来,张亚清应该离开自己,找个可以照顾她的男人过下半辈子。但是,张桂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想法遭到了张亚清坚决拒绝。“离开我,谁来管你呢?”原来,两人的女儿和姑爷目前都在市区工作,平时工作时间特别忙。张亚清很清楚,一旦自己离开,张桂营刚刚恢复起来的身体很快就会吃不消。

  可是,在张桂营的坚持下,6月27日上午,通州区法院的法官和工作人员来到了家中,为夫妻俩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审判。两个相亲相爱的人离婚了。

  “那天我哭了,心里特别难受。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替我着想,那就依着他吧。”虽然两人离婚了,但张亚清心里清楚,她不会离开张桂营,他们还会生活在一起。“你看,就像我和老张栽下的核桃树的枝杈,再也分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