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人物春秋 > 正文

陈知建讲述父亲陈赓

作者:bskjadmin   据 特区青年报    日期:2013-08-15 16:16:30

\

陈庚将军
 

    陈赓是一位功勋卓著的共和国大将,他14岁就参加湘军。他是黄埔一期的高材生,还自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被人们称为“儒将”。无论在情报保卫工作的隐蔽战线,还是在硝烟弥漫的炮火当中,他都是纵横驰骋,声名显赫。陈赓去世之后,中共中央在悼词中称他是“卓越的军事天才”。

    陈赓的子女全部都是军人,他的次子陈知建少将.退休前是重庆警备区的副司令员。陈知建在谈及父亲时,时刻流露出谦卑和服气的神态。

父亲认准了道理 就很坚持

    我父亲14岁那年,为了逃婚,离了家。参加湘军打了4年仗,看到了旧军队的黑暗、世间不平,心里有义愤,所以加入了共产党,考进黄埔军校成为第一期学员。

  父亲认准了道理,就很坚持。他和蒋介石的交情不浅。广东革命军第二次东征时,有一次兵败,总司令蒋介石差点自杀,我父亲背着他撤退,救了老蒋一命。老蒋很器重父亲,任命他做贴身侍卫。

    后来父亲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本来已经被派往江西红色根据地工作了,出发前一天,在戏院被叛徒发现了。被捕后蒋介石亲自招安,开口就许诺他一个师长,父亲不为所动。后来还是宋庆龄把他营救出来的。

    父亲曾被派到苏联学习,回国后参加了南昌起义。大革命失败后,为了保卫中央的安全,成立了特科,并设情报科,我父亲化名“王庸”担任科长工作,是中国情报工作的创始人之一。父亲做过很多地下工作,比如处决出卖彭湃的叛徒白鑫夫妇,利用青洪帮做了不少掩护工作。还两次约见鲁迅,给他介绍共产党的情况。

    父亲让我们自由发展 但有底线

    我父亲跟彭德怀一起打完抗美援朝,身体已经很差了。总参工作繁重,导致他两次心肌梗死,还跑出去工作,母亲拦都拦不住。他每次一回来就得意地叫母亲:“向你汇报,我活着回来了。”

    父亲不是武夫是儒将,他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在黄埔军校学习时,教官、教材都来自当时的军事强国俄、日、德等。所以,后来让他创建哈军工(全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因校址在哈尔滨,简称哈军工,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的前身),任院长兼政委。在50年代初,他还在云南帮助印度支那共产党将游击队改编训练成越南的第一批正规军。

    父亲是我的偶像,他一辈子南征北战,打过日、法、美、韩四国部队。受父亲戎马生涯的影响,我们兄妹几个不是将军就是部队系统的高工、教授。

    我们家大哥知非最老实,真的是“共产党员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最后是航天部高级工程师离休。妹妹知进心直口快,曾到巴黎最大的医院做过交流学者,现在是301医院主任医师、教授,麻醉学权威之一。大弟弟知庶小时候的外号是“大苹果”,长大后是雷锋式的好同志,现在当了甘肃省军区司令员。小弟弟知涯小时候最淘气,曾经做过哈佛大学的研究生交流学者,他现在是军事科学院外军研部研究员,继承了父亲的情报工作那一块。我自己有什么好说的,当了39年的兵,最后是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

    父亲让我们自由发展。我对孩子的要求也是自由发展,但有底线,不许说谎,要好学、求上进。